慈、悲、喜、捨四無量心、梵行精進

 

陀四十八願中之梵行精進願

 

本願說明的重點

 

       法藏比丘說:「當我成佛的時候,如果十方無量不可思議的諸佛世界中,有發心修菩薩行的眾生,聽到我成佛的名號,而不能啟發他修清靜梵行的善根,於未來世中直至成佛的期間勤修梵行的話,我便不能圓滿成就佛道。」

 

        能夠由聽聞「彌陀」聖號,而在景仰彌陀的成佛德行中,啟迪修學清靜梵行的菩提願行者,已經不是初入佛門者在「見聞彌陀」名號時,不知念佛、修行的凡夫眾生所能做到的。而且學佛者要能從今生開始,到尚未成佛的期間,生生世世,斷除淫欲,以童男童女身,修清淨梵行,如果沒有時時刻刻「定慧」的大精進力,是無法修持成就的。所以本願說明了一個菩薩行者如何從「精進波羅蜜」過渡到「禪定波羅蜜」的中間行持的歷程非常重要的修因。無論了脫生死,或者證入菩薩果位,都是以「清淨梵行」為修行的主導力量而成就三乘果位的。本願將依菩薩行者如何「從因至果」修持此成佛悲願相應的清淨梵行,分成幾個重點來做說明:

 

(一)  在家居士修行梵行的基礎

(二)  出家菩薩修梵行的第一步

(三)  修梵行是菩薩早成佛果的原因

(四)  修四無量心定的入門意義

(五)  菩薩深入修學四無量心定的次第

(六)  聲聞行者與外到行者以及大菩薩修梵行內容的不同點

 

(一)在家居士修梵行的基礎

 

1、什麼是梵行?

 

每一個菩薩行者在因地修行時,一定要經過修梵行的階段,才能仗著宿世梵行功德,在聽聞佛名時,啟發其修梵行的宿因。什麼是梵行呢

 

     依大智度論卷十說「梵,就是離欲、清淨的意思。」

 

    卷八說:「若有人發心修禪淨行,斷除淫欲,是名行梵道。」

 

   卷三十五說:「色界都名為梵,又梵為色界初門。」

 

   卷三又說:「布施、持戒、善心三事,名為天住;行慈悲喜捨四無 量心, 是名梵住;修三三眛,成為聖住。」

 

由此可知,「梵行」是上升色界天上最重要的修因。而修梵行的基礎,首先注重在離五欲、伏淫心如果學佛者沒有宿世無量劫中熏修四量心事行與熏修四量心定的深厚基礎,不能於今世發心修慧定,到達色界初禪的證境,從禪定中啟發宿昔熏修四量心定的深厚基礎──顯發慈、悲、喜、捨的廣大心量來淨化煩惱……,任何修行人都不可能在日常行事中,徹底離五欲、伏淫貪,達到心自在、六根清淨的境界。

 

 2.在家學佛不能淨心修梵行的原因

 

1)居家學佛不修梵行未來產生兩種修行路線

 

   依『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七說,發成佛心,求菩提道的修行人有兩大類:一類是在家學佛者,一類是出家學佛者。不論出家或在家學佛,其最後的目的都是為了成佛;而完成佛道,一定要以修梵行為自淨、化他的要素。尤其是以在家身分學做菩薩的佛弟子,如果不能夠從今生開始,在「梵行」上發大心去實踐,必然為自己來世在佛道上形成「兩種修行路線」:

 

一種是未來繼續停留在這個世界,以居家學佛身分,不斷五欲、不伏淫行的慢慢在無量阿僧祇劫中往返六道,縱然投生人道,做「入世菩薩行」,但始終與梵行不相應。

  

一種是雖然出家,仍然不斷五欲、不伏淫貪的像居士一樣的繼續在眾生群中攀緣,美其名做入世菩薩行,然而不修梵行,不求出離生死,不斷地為自己製造來世墮落惡道,斷送慧命的機會。

  

並不是說居家學佛,只要皈依三寶,受持五戒就可以了,不必再發心修梵行

,因為「學佛、修行」,本來就是層次上的問題。

 

(2)在家證果、度眾的問題

 

   依『阿含經』說,白衣居家學佛,因俗務繁雜,心不能清淨,不能得漏盡解脫,最多可依「苦、集、滅、道」思惟,作學人,証三果而且是佛在世才有的現象)。

 

    在末法之中,如果依「在家相證果」來發心度眾,而不現出家相做為眾生依止、修行的榜樣,是會誤導眾生,將大眾的信仰,建立在不必以釋迦牟尼佛為出家學道的模範,只要依止、停留於在家居士形相上,方便學佛及方便度眾的程度就可以了。完全不理解佛陀以身作則出家學道,與佛建立僧團度眾的深遠意義,以及曲解大乘菩薩道修證次第上的問題。 

  

就因為佛陀考量到居士學佛的根器與處境,所以依居家信佛所能做到的修行範圍,教其從皈依、學佛開始,先行布施、持戒,先修佛道上的福德資糧,但是「白衣雖有富貴力,不如出家功德勝。」而出家功德勝於白衣居士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於「修梵行」而形成的福田果實,足以讓居士供養、植福,種下未來修梵行的因種

 

(2)不可以在家受五欲而得道

 

甲、世人最貪愛不捨的大事

  

『大智度論』卷三十五說:「沉淪欲界,淫欲為本,障礙生死,見慢為本。

  

又說:「婬欲為諸結之本。佛言:寧以利刀割截身體,不與女色共會。刀截雖苦不墮惡趣,婬欲因緣,於無量劫數,受地獄苦。人受五欲,尚不生梵世,何況成佛?!」

  

此正說明了這個世界上,最讓世人感到快樂、享受,拼命追求、貪愛不捨的莫過於「淫、色」大事以及財利之行。而超脫欲界人間,上升色界梵天上,在修行的心態上,障礙最大的,便是「五欲」,而在五欲之中,最難以調伏、淬淨的,就是「淫欲的微細心念的起伏盪漾」。

  

就如『智度論』所說:「於五欲中,觸為第一,能繫人心。若受餘欲,由不失智慧、淫欲之觸聚會之時,身心慌迷,無所省覺,深著自沒,如膠似漆,難以捨離。」

  

人間眾生就是因為對「淫事」難以捨離,所以生生世世在身受欲樂,淫欲根深的情況下,致使「欲界種子不斷」,永遠生存在欲界空間,做五欲的奴隸。

   

乙、誤解不斷五欲可證果的經文

 

 一個證初果的聖者,早已淡薄淫欲,淡薄貪、嗔、痴,才能夠契入聖者之流,絕對沒有一個初果聖者,能夠在「不斷淫妻,服習五欲」的居家情況下,而能得證聖果。如果可以在不淡五欲的居家生活下,成就道果,那麼佛弟子與一般五欲深重的俗人又有什麼差別呢?!

 

不可誤解『 阿含經上』所說居士在家修行可以在「不斷五欲」的居家情況下,而能得證聖果的經文,我們應該深思「初果聖者」斷身見、戒取、疑的甚深義為何?現在的一類解經者因為將「初果聖者」斷身見、戒取、疑的經意解釋的太過簡單,而讓佛教徒誤以為證聲聞初果很容易,而忽略了如果在家居士可以在不淡五欲的居家生活下,成就道果,那麼佛弟子與一般五欲深重的俗人又有什麼差別呢?!

 

 大乘經典雖然有「淫、怒、癡是道」的明顯經文(字面上的意思),不免讓初學者誤以為可以在不斷五欲的行持下得道證果。殊不知不淨五欲之心,不能夠在「淫、怒、癡」等意念生起的當下,不被它的生、滅、起、伏……等現象所迷惑,清清楚楚地體悟出「淫、怒、癡」等現象,正在產生意念時的當下的因果性、錯誤性的原因何在?是不能轉「淫、怒、癡」生起的妄念成「淨念」的。

  

丙、雙修法不是修行的正道

 

 譬如講到淫事的問題,到底是生理衝動的現象,引起淫念反應,還是心理需求淫事,引起生理反應?究其原因,一個男人如果正當淫欲衝動,想要行淫,不需要特定的對象,只要能夠找到房事的對象,滿足其生理的需求即可(如到妓女院解決問題),一般的良家婦女,想要房事,不會不擇葷素,一定會與情有獨鍾的男友或先生行事,所以對女人而言,講到淫之一事,不僅是生理的需求,尚滲雜了濃厚的情意在作祟。

  

以醫學的觀點來說,一對男女,在兩情相悅,身心健康、環境調適的情況下完成房事,可以使人變得更成熟、更健康、更長壽。這在坊間書局有關介紹兩性關係的專書中,多有說明,並依科學實驗的角度,證實出來。但是某類修道者,卻沒有這方面的醫學常識,在難以斬除淫欲心的自我欺騙下,提倡雙修法,鼓勵世人用雙修法做為修心的階梯,欲在雙修的觀想中轉變身心的修養狀況,達到延年益壽、身心昇華的效果這種雙修法,正好迎合現代人淫色深重的習性,凡夫眾生在戒、定、慧三學基礎沒有深入修學的情況下及淫欲本性難斷的束縛下,往往會被有關「居家雙修法」教授似是而非的言論所矇騙,不是沒有原因的。

  

3.居家修行梵行的條件

 

1)居家證初果的修行內容

 

 『楞嚴經』說,不斷「淫欲心」而修道,根本無法超脫六塵境界,轉變欲界的生存空間,是與清淨梵行的果德不相應的。

 

   『郁迦羅越問菩薩行經』又說明「居家菩薩當淨修梵行,心不念習淫欲,何況受欲的道理」。

  

『阿含經』上更清楚的提到,居士學佛所以能證聲聞初果、二果、三果的原因,有一定循次漸進斷淫欲、修梵行的方法,不可依文解意,以為居士證初果,可以像凡夫俗子一樣的不淡房事,不淡五欲,不修梵行

 

         如『阿含經』卷三十三說,居士欲證初果,一定要經過幾個修學階段:

 

甲、  信具足

 

    無論在任何人事環境刺激、傷害、危難、橫禍發生下,及遇著任何外教問難、挑釁、誹謗,甚至遭受佛教徒本身的衝擊、傷害、誹謗、諍鬥、破壞……,乃至諸天、惡魔變化幻事,擾亂我們,教我們不要信佛、修行,都能辨、能答、能解,決不因此而動搖對佛、法、僧三寶的信心。並且此處所說的對佛、法、僧三寶的信心,是建立在斷身見、戒取、疑的證信上,才叫做信具足

 

甲、 戒具足

 

    一個居士持戒而不能深入「戒具足」的精髓所在,是不能證初果的(請參閱本網-佛教「學戒」的意義「持戒波羅蜜」之單元)。

 

   所謂戒具足,包括了對戒相、戒體、戒性、戒的開、遮、持、犯等問題事相上的了解,及受持戒法後,由持戒身不犯戒規,轉向心念不起犯戒心,沒有我能持戒的執著心,及別人不持戒的憎惡心等戒取分別相(斷戒取相),更在進入深悟自性戒、戒性本空的實相持戒原理後,而猶能行為不違戒相行事,才是戒具足的行持意義。

 

乙、聞具足

 

  『雜阿含經』說:「居士聞法,要聞而能持,叫做聞具足。」

 

    聞而能持的意思,並不是說沒有頭緒的廣閱經書,或者有頭緒的深入經藏,甚至有次第的將佛法能說、能寫、能誦、能憶持不忘,就叫做聞具足(以聲聞解脫法的觀點來說)。

  

請注意看,經文解釋聞具足的意義說:「優婆塞若能將佛所說初、中、後善之善義、善味,純一滿淨,梵行清白,悉能受持,才叫做聞具足。」

  

居士要能在受持五戒後,進一步發純淨心、堅定心斷淫欲,修學超脫五欲六塵的清淨梵行,並且在任何逆境變化下,都不會動搖修梵行的信心及具足修梵行,才叫做「聞具足」而發心修梵行,必須將佛陀所說修梵行的初、中、後的行進次第理解清楚(如禪修的次第),才能達到聞梵行之法,能學、能修、能持、梵行具足的行持(待後說明)。

  

若是看了些經書,或是有了些許禪定證量,就認為自己才智過人,其實是所知障重,我慢心難以釋懷,正印驗了經上所說的一句話:「障礙修行者超脫生死最大的因素,不是淫欲一事,而是「見、慢」二事。」

 

        居士欲證初果,而不能朝「淡淫事、淡五欲、離慢心、去我執、修梵行」的目標去做,是不能<斷身見>,契入聖者之流的,如仍強辯能證果者,就是誹謗佛的教誡,否則便是有意陷佛是妄語者的罪過。(按<斷身見>的意義甚深甚深一般解經者將<斷身見>的意義解釋的太過容易而讓末法佛弟子以為<斷身見>很簡單。)

 

丁、  捨具足

 

   捨就是捨財,是凡夫眾生求學解脫心法必經的修持過程。居士若欲在今生得證初果,在捨財的當下,心中一定要做到「不求回報,不貪功德」,以歡喜心、恭敬心、清淨心、平等心、出塵心施捨財物,並且要做到勤施、常施。如果不能將自己的慳貪心、污垢心、悔施心的凡夫布施心量,轉變成趨向樂施心、平等心、解脫心的清淨施心,便不能建立「貪心解脫」的解脫知見。

 

 而且居士要能夠做到『阿含經』所說 捨具足並不是指今生才開始學習捨財、捨施----將自己的慳貪心、污垢心、悔施心的凡夫布施心量,立刻就能轉變成趨向樂施心、平等心、解脫心的清淨施心這是末法中居士的根器所做不到的不經過宿世無量劫中經常捨財、捨施一點一滴將自己的慳貪心、污垢心、悔施心的凡夫布施心量,朝向轉變成趨向樂施心、平等心、解脫心的清淨施心的方向前進如何能令今生樂施心、平等心、解脫心的清淨施心的果德現前?所以居士不可以誤會證初果的修因是在末法的今生才開始起修就能在末法的今世得證初果的

  

  誠如『阿含經』所說:「居士終日為慳垢所纏著,若能修布施法,心離慳垢,住於非家,修解脫法、勤施、常施、樂捨財物,平等布施,是名優婆塞捨具足。」

 

戊、智慧具足

 

    唯有將前述所說的「信具足、戒具足、聞具足、捨具足」做到了,才能時時刻刻擁有一顆淡泊世事、淡泊名利的胸襟,在動靜之間,在舉目投足之間,如實悟世間苦、如實悟世間苦之源、如實依滅世間苦之法去修持,如實自覺、自知、自證:我已經從欲界輪迴的愛欲因緣中超脫出來,滅除了輪迴欲界世間苦報的源頭,才叫做智慧具足。而此處所說的「信、戒、聞、捨、慧」五個修行條件,正是進修深入梵行—四無量心定的前奏曲

 

 事實上,證初果的「信、戒、聞、捨、慧」五個修行條件,是配合「宿熏」與今修「慈、悲、喜、捨」四無量心齊修的的,偏一不可,否則便不能進入深入梵行—四無量心定的實證中。(後續自明)

 

戊、  略結

 

 我們再看『阿含經』說:「居家修行,絕不違背一切正道修行者證初果的原則—於此正法律三結斷,即斷身見、戒取、疑三結,不墮惡趣法,決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上往生,究竟苦邊(請參閱「淨土探究」第十四「聲聞無數願」釋意及參閱「念佛三昧與空性、禪定、證果、如來藏心的關係一書之下冊。」)

 

『大乘楞伽經』卷三更清楚的說明,初果聖者因為已得「三昧殊勝法樂,徹見貪著女色來生苦報,故一定捨離對女色纏綿的貪欲」。

 

  並且任何證初果者,雖然沒有完全斷除「貪、瞋、癡」三毒,但是一定朝向「淡」貪瞋癡三毒,修離欲梵行的方向去做。

 

 如『阿含經』說:「證初果者,重於戒行,若彼持戒,隨順梵行(不僅淡淫心,而且更要進一步修四無量心,即在證初果前便廣修四無量心(多生累劫),否則便不會有『阿含經』上所說一類證阿羅漢果前,勤修四無量心定成就的經文,願好學者善思之!)饒益梵行,久住梵行,戒則堅固。如是學者,三結易斷,得證初果。」

 

  就因為居家證初果者與出家證初果者在五欲與貪瞋癡三毒的淨化方面(按必須有宿世無量劫中勤修四無量心定成就,才能在今世頓轉貪、瞋、癡為淨念梵行),以及在今世斬斷身見、戒取、疑的力行上才會有明顯深淺程度的著力點不同,當然形成智慧「悟境」有著深淺的差異,而令其在未來超脫生死的時節上形成長短時間證果的差異現象,如有的初果聖者只要來往天上人間一次,即能證阿羅漢果,有的要往返天上人間二次,甚至四次、五次、六次、七次的無量長劫時間,才能究竟苦邊,了脫生死。

 

(1)      二果以上完全進入修梵行的階段

 

  如『雜阿含經』卷三十四說:「不但有一、二、三乃至五百居家修行者證二果,尚有眾多優婆塞(夷),居家修行,於此正法律斷三結,貪恚癡薄,得斯陀含,一往一來天上人間,究竟苦邊。」

 

 由此可知,居士能證二果,已經沒有「服習五欲」的現象出現。雖然居家證二果後,尚未完全超脫欲貪的心境(不是一概而論),但是已經於其禪修、慧觀的淬鍊中,將因五欲所引發的貪瞋癡等淡化的非常微薄了,可以說幾乎完全進入修四無量心定(多生累劫熏修而來)的清淨梵行的階段

 

  任何一個修行者,當心靈深處對「欲貪」愈淨化、愈放下、愈捨離,慈、悲、喜、捨四無量心愈顯發時,上升欲界天上的層次便愈高,絕對沒有不淡五欲、不斷三毒的修行者,而能層層超越欲界天,上升已經脫離「淫貪、五欲」境界的色界清淨梵天的道理(見『楞嚴經』)

 

而當居士證三果時,完全斬除對欲界「五欲、三毒」的貪著。

 

  如『雜阿含經』說:「不但一、二、三乃至五百優婆塞(夷)證三果,尚有眾多優婆塞(夷)修諸清淨梵行,於此正法律,斷五下分結,謂身見、戒取、疑、貪、瞋,於彼色界天上化生,得阿那含三果,不復還生此欲界。」

 

 經上明示,證三果的居士,已經完全進入修清淨梵行四無量心定的階段(多生累劫熏修而來),命終上升色界梵天上,不會再造作與欲界眾生相應的業行,墮落欲界受生而居士成就梵行,得證三果的基礎,正是從前述所說經過「信具足、戒具足、聞具足、捨具足、慧具足」,斷除身見、戒取、疑三結,淡薄財、色、名、食、睡五欲,勤修四無量心,淨化貪瞋癡三毒而來。

 

4.結論

 

 以上所說,正是菩薩行者修持梵行的入道資糧,非常重要的引因。初學菩薩因為在宿世修梵行時,經過此處所說的「信具足、戒具足、聞具足、捨具足、慧具足」的修行階段,而能鞏固其修梵行的深厚基礎。又因其在動靜修持之間,續修四無量心定及成佛的大悲願行(待後續說明),故雖經過聲聞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的解脫證量而不證滅。

 

按『大般若經』卷四八0中,雖然有菩薩不離父母、妻子、眷屬境界的經文,當知這是因菩薩根器有種種不同而言,如在家菩薩。已經了脫生死、梵行成就的大菩薩,是絕對不會與眾生有欲染的實受行為的。

 

  如經文說:「爾時舍利子白佛道『世尊,諸菩薩摩訶薩為要當有父母妻子諸親友耶?』

 

 佛言:「舍利子,或有菩薩具有父母妻子眷屬,而修菩薩摩訶薩行;或有菩薩無有妻子,從初發心乃至成佛,常修梵行不壞童貞;或有菩薩方便善巧,先現受用五欲妙境,後方厭捨勤修梵行,乃得無上正等菩提……。菩薩摩訶薩方便善巧為欲成熟諸有情故,示受五欲而實無染,所以者何?諸菩薩摩訶薩於五欲中深生厭患,不為彼過之所塗染,以無量門訶毀諸欲,謂作是念:欲如熾火,欲如糞穢,欲如魁膾,欲如怨敵,欲如毒器,欲如闇井。捨利子,諸菩薩摩訶薩以如是等無量過門訶毀諸欲,豈有真實受諸欲事,但為方便饒益有情,令獲利樂化現斯事(指在家菩薩)。」

 

  而在淨土中的菩薩,實如此處所說「從初發心乃至成佛,常修梵行不壞童貞」,絕對不會對五欲六塵生出貪染之心,個個都是具備「信、戒、聞、捨、慧」的行道資糧,並且深入梵行四無量心定的修持中。

 

  反觀塵世眾生,在不務實修,專司諍訟、是非、鞏固自我名利的貪求心下,如何能在現世中梵行成就呢?

 

  淨土,實是佛弟子最好的修行去處,唯有往生淨土,親近佛菩薩,淨修梵行,才能在未來迴入娑婆行菩薩道時,真正與本願所說的「菩薩行者在聽聞佛名間,能啟發其宿世修梵行的因行資糧相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