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學佛多年的居士若什麼會在重病下對佛法失去信心?

現在再來和大家談談另一個居士往生的真實故事。這是去年(民國七十四年)發生於台灣中部的實例,故事中的主角,是一位老修行者,而且是修持禪宗多年的資深居士,曾經度化過許多人學佛。他生前經常在佛教雜誌上投稿,寫得一手好散文,我也曾經拜讀過他的大作。在他發病期間,和別的居士去看過他數次,從接近他的居士口中,加上我親身的探訪,因此對於這位居士,由發病到往生這中間心態變化的過程,比較有深刻的了解。

 

這位居士患的是淋巴腺腫瘤,起先是脖子上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長了一個不起眼的小疙瘩,頸部稍稍有酸酸的感覺,也沒有特別去留意它。過了幾個月後,那個小疙瘩慢慢長大起來,影響到脖子的轉動,這個時候,才注意到那塊小點的動向。於是到醫院檢查,檢查的結果是淋巴腺腫瘤。這個突如其來的惡訊,猶如睛天霹靂般的震 撼了全家的每一個人。為了保住寶貴的性命,這位居士便四處去求診,找遍了全省的名中西醫,也求遍全省顯、密的名山高僧。後來由於誤聽某中醫的診斷,服用秘方,拖了兩三月,不但病情不見好轉,反而那個小點,越變越大,嚴重時,幾乎掩蓋了整個頸部,人也逐漸消瘦下來,最後只剩下一身皮包骨,隨時等待著死亡的來臨。

 

當這位居士費盡了所有的心力、錢財,而不見腫瘤好轉時,突然對佛菩薩失去信心。認為自己一生打坐修行,弘揚佛法,應該功德很大,消除了很多業障。但是在他最無助、最痛苦,對人生失去希望、失去信心的時候,全心全意的祈求佛菩薩,祈求出家僧眾用各種方式加持他,為他做一切的努力,絕症卻不見好轉,沒有達到他內心的願望,挽不回他寶貴的生命。

 

照理來說,像他這種學佛多年,通達佛理的老居士,應該不會有這種對佛教、對佛菩薩失去信心的心理出現才對,而他為什麼曾在痛苦的時候,忽然對佛菩薩失去信心呢?現在我們就來探討這個問題:

 

 在他發病的時候才四十歲,還算年輕,強烈的求生意志,強過他對佛菩薩的信靠,所以才會在極端痛苦極端無助之下,失去理智,一心一意的求生存、求長壽,暫時忘 失佛教的真理,對佛法的信心。而且在他知道自己患的是癌症之初,沒有冷靜下來,在惡因緣中得到佛法的啟示,一心求死,死心念佛,求生西方。他仍然盼望會有奇蹟出現,由於發心不正確,沒有依照佛陀告訴我們的方法,在那個時候,去正觀無常的人生,生命的緣起,把平常領悟修學的佛法,如實運用到病苦患難中來,因此才會有這種不應該有的心理出現,這也是一般的佛教徒常有的現象,也可以說一般人對佛法沒有深入去思深入去體悟,才會有這種錯誤、矛盾的心態發生。

 

 我們通常說,緣起時就是修行時,尤其在一個修行者痛苦的時候,旁人更容易清楚地看出他平日修行的功力,對佛法的認識,真理的瞭解,到底到達什麼程度?觀念是 否正確?是否從初發心學佛時,就踏上對佛法初步聞思的過程?是否經常去親近善知識?在一人獨處時,在夜人靜時,在讀經閱藏時,靜靜的正確的去思惟、去研究經深遠的涵意?佛陀為什麼要從這個角度告訴我們世間的真相?佛陀又為什麼要從另一個觀點闡釋念佛往生的重要?佛的用意何在?我們真正學佛修行的目的又何在?什麼時候才能考驗出我們對佛法的認識與信心,是迷信還是智信?

 

 前面說的這位居士,在還沒有得病的時候,自以為對佛教是智慧的信仰,自以為對佛法、對真理有很深的認識、很深的了解。結果忽然患了無藥可醫的絕症,居然對佛法失去信心,居然那麼不堪考驗!可想而知,佛法對他來說,只是日常休閒的一種興趣而已,他只是把它當做一門學問在讀,佛法並沒有深入他的內心,深入他的生命,並沒有成為他唯一信靠的明燈。